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榮耀歸於上帝 - 浦契尼「光榮彌撒」

在此之前,別忘了他十歲起就在教會擔任童聲獨唱、十六歲靠著精彩的管風琴演奏贏得獎學金,此外還有個在當地赫赫有名的音樂家父親。自小便展露音樂天分的浦契尼,不免俗地選擇宗教音樂當作創作的「初體驗」,不僅是為了學校「交作業」,亦是對事業、家人、上帝、甚至是對威爾第的一種「交代」,企圖心已經很明顯。

1876年,浦契尼結合之前創作兩頁的「四個聲部及管弦樂團的彌撒曲」(Mass for Four Voices and Orchestra)手稿,動手寫這部「光榮彌撒」(Messa di Gloria),當作音樂學院的畢業作品,1880年於義大利首演,地方上的樂評普遍對這部年輕作曲家的作品持正面評價,不過這個作品的第二次演出,竟是在72年後,1952年芝加哥的Grant Park。

這漫長的時間裡,歌王卡羅素首演了浦契尼的「西部姑娘」、「蝴蝶夫人」大起大落,至少改了五次、托斯卡尼尼指揮了「杜蘭朵」首演,那晚的一句話「大師在這裡放下了他的筆!」成為歌劇史上津津樂道的故事……多少歌劇圈中重要的人事物,總圍繞著浦契尼的作品打轉,所有人都忘了,浦契尼曾寫過宗教音樂,而作曲家本人也從來不曾想過出版這部彌撒。

1952年7月,指揮家安東尼尼(Alfredo Antonini)率領多達185人的瑞典合唱團Swedish Choral Club,75人樂團,以及三位男聲獨唱,再度演出這部彌撒曲。促成這次演出的,是服務於布魯克林教區的丹提神父(Father Dante del Fiorentino),他對浦契尼有深入的瞭解和研究,1951年在為撰寫浦契尼傳記時,找到了「光榮彌撒」兩份總譜的其中一份。在芝加哥的演出之後,「光榮彌撒」終於出版,暌違七十多年的彌撒曲才得以重見天日。

「光榮彌撒」就結構上來說,具備一般彌撒曲的標準內容,也就是垂憐經(Kyrie)、光榮頌(Gloria)、信經(Credo)、聖哉經-迎主曲(Sanctus-Benedictus)、羔羊經(Agnus Dei)等五個部分。其中光榮頌足足佔了整首彌撒曲的一半長度,儼然成為「重點」,就連歌詞冗長的「信經」也比它少了近五分鐘。就演奏上來說,「光榮彌撒」需要一個大型合唱團、標準編制的管弦樂團、一位男高音獨唱及一位男中音獨唱;整個彌撒曲的戲劇張力早已超脫宗教需求,就如同威爾第的安魂曲(完成於1874年),音樂意義已經大於宗教意義,且部分段落頗有向「偶像」威爾第看齊的意義在。

即便沒有威爾第安魂曲如此氣勢磅礡,規模龐大,「光榮彌撒」仍到處可見「歌劇般」的影子:垂憐經一進場的弦樂對位,就讓人聯想到「阿伊達」序曲;「光榮頌」男高音獨唱如詠歎調般的「感謝你」(Gratias agimus tibi)段落,且頭一句就得不停地往上唱到高音Bb,而「光榮頌」當中的「免除世罪者」(Qui tollis)段落,儼然就是那布果的希伯來大合唱;最後的「羔羊經」更直接用在「曼儂‧雷斯考」(Manon Lescaut)的第二幕中,以短牧歌的形式完整出現。

在演奏上,指揮必須將浦契尼歌劇的特性帶入整部彌撒曲中,注意各種可能影響速度的表情記號,並稍微誇張。即使是靜如止水的「垂憐經」,三個段落之間的漸慢亦不可馬虎;「光榮頌」數個段落的銜接、作曲家所要求的張力都要特別注意;男高音獨唱是關鍵人物,「感謝你」這個讓男高音充分發揮的詠歎調,短短只有一句歌詞,成敗卻一線之隔。男中音獨唱在迎主曲(Benedictus)的領唱相形之下雖然短小,卻是在聖詠形式(Choral)的聖哉經後,是讓聽眾在聽完大型合唱後的短暫歇息,卻有醍醐灌頂的清新感,聰明的男中音會把他當藝術歌曲來詮釋,而非聲嘶力竭的詠歎調;對於合唱團來說,標準的拉丁彌撒經文不具困難度,高聲部需要歌劇合唱的嘹亮嗓音,但須注意音準,唯一比較需要加班的部分,是「光榮頌」當中的「同享光榮」(Cum Sancto Spiritu)賦格樂段,整部彌撒的最高潮點就在於此。

不可否認地,浦契尼是活躍於歌劇院的作曲家,就連宗教作品也是歌劇味十足,比起其他歌劇作品,「光榮彌撒」太容易讓人忽略了,畢竟這個作品過於年輕,看見太多威爾第的影子,甚或如「修女安潔麗卡」(Suor Angelica)或「托斯卡」(Tosca)當中幾個靈性的宗教段落,都比這部彌撒曲來得成熟。但以一個畢業作品的標準來衡量,「光榮彌撒」卻又光芒四射,金碧輝煌。浦契尼不僅僅是為了交出一份合格的畢業作品,更是對家族期盼的一種交代。

幸好「光榮彌撒」只是一個「交代」,浦契尼自己曾說:「上帝用他小巧的手指碰觸我,對我說:『為劇院而創作吧!注意,只能為劇院而創作!』。」這也是「光榮彌撒」為何沈寂了72年。對這位一生只為劇院而活的作曲家而言,說不定更希望「光榮彌撒」永遠沈寂下去。

幾個CD版本:
1. C. Scimone/J. Carreras/H. Prey/Philharmonia Orch./The Ambrosian Singers/ERATO
2. M. Corboz/W. Johns/P. Hunttenlocher/Choeur Symphonique et Orchestre de La Fondation Gulbenkian de Lisbonne/ERATO
3. A. Pappano/R. Alagna/T. Hampson/London Symphony Orch./EMI Classics
4. P. G. Morandi/A. Palombi/G. Lundberg/Hungarian State Opera Orchestra & Radio Choir/NAXOS

2007. April 新竹
本文原刊載於「來去音樂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