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4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古典音樂的春天在哪裡

台灣大部分欣賞古典音樂的聽眾,可以分成幾種:一、也是為數最多的一群,完全聽不懂,上音樂廳可能只是因為不知哪來的贈票,音樂會當中百分之八十的時間是在瞌睡中度過。二、死忠的愛樂者,佔少數,對某個樂曲或某類音樂(如交響樂)特別喜愛,而音樂會內容剛好投其所好,甘願花錢買中高價位的票進音樂廳。三、為了心得報告而進音樂廳的學生;通常是音樂老師推薦或是自己的老師就在台上表演,有時還被迫要買節目單回家供寫作業參考。四、當「世界級」音樂家來台灣表演(例如柏林愛樂、馬友友等),因為是贊助廠商非出席不可,通常中場休息還因為這些人要交際應酬,得延長十分鐘。五、純粹是來湊熱鬧的,多半也出現在「世界級」的音樂會中,或是像「歌劇魅影」、「貓」等著名的音樂劇上演時,對音樂會內容可能一知半解,只因為音樂會已經成為一個新聞話題,想看熱鬧而買票入場。

近年來對於台灣的古典音樂會似乎缺乏客觀的「使用與滿足」調查報告,上面的「客層分析」也只是我的主觀印象,不過,就此來看,純古典音樂在台灣恐怕未來一片黯淡,鹹魚難翻身,或許正因為此,音樂劇在一、兩年前開始發燒,但誰又能保證不久的將來,會不會又是另一個葡式蛋撻,或是「可魯」熱潮後滿街流浪的黃金獵犬?

有一個不變的潮流,就是古典音樂的轉型與多元化,如今已成為普世盡皆努力的方向──讓古典音樂與世界音樂相結合,或是與流行樂結合(無論是音樂本身或是演出者)成「跨界音樂」。音樂家及唱片製作人絞盡腦汁想做的,無非是留住古典音樂欣賞人口的「基本盤」,自私一點的說法,就是保住飯碗。積極的一面,就是用創新的手法吸引真正感興趣的聽眾進音樂廳,至於歌劇、純古典音樂會這些較為正統的表演方式,則留給年紀較長的欣賞者,或是上述那些「湊熱鬧、交報告等等」的聽眾。

同樣的現實反應在唱片市場中,現在全球古典音樂市場一片低迷,簡直如同夕陽工業,除了賽門‧拉圖(Simon Rattle,柏林愛樂總監)、馬友友等屈指可數的少數音樂家外,又有誰能夠撐起這搖搖欲墜,曾經燦爛的唱片王國?(更何況馬友友早已「跨界」…)

以下我要介紹三張風格及製作手法不盡相同的CD,但都有一些新的手法在內,可以參考參考。

1. Sultan Portreleri - Bosphorus by Moonlight(月光下的博斯普魯斯)
這張2004年發行的專輯,是我在伊斯坦堡旅行時購買的「紀念品」,純粹因為封面很吸引我,根本沒搞清楚內容是什麼就買了,回台灣後仔細聽了一下才瞭解這張專輯。
這張專輯的名稱「月光下的博斯普魯斯」是選自於裡頭一首給小提琴及弦樂團的協奏曲,作曲者Emre Araci(b. 1968)讀了土耳其小說家Abdulhak Sinasi Hisar於1943年出版的同名作品,有感而發寫下了這首協奏曲,1997年首演,整首樂曲總長18分鐘。這張專輯的其他樂曲,大部分是十九世紀義大利籍作曲家Callisto Guatelli Pasa(1819-1900)的作品,這位作曲家不算有名,他的大半輩子都在君士坦汀堡度過,歷經四位蘇丹統治下的鄂圖曼帝國時期,他的作品相當「宮廷」、「樣版化」,但在君士坦汀堡卻十分受蘇丹的歡迎,足以成為十九世紀土耳其「官方」音樂的代表,但在極富特色的土耳其民樂,以及浪漫樂派興盛的十九世紀下,顯得默默無聞。
整張專輯充其量還是一張古典音樂專輯,C. G. Pasa的作品比起眾多同時期的偉大鉅作顯得微不足道,但製作人兼作曲家E. Araci試著將土耳其的歷史及地理背景,與音樂相結合,卻能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協奏曲「月光下的博斯普魯斯」類似電影配樂的手法使音樂中浮現畫面,既真實又貼切;C. G. Pasa又帶領聽者回到鄂圖曼皇宮內的紙醉金迷,一幕幕皇宮貴族的夜生活又活生生顯現。

2. Mozart in Egypt(莫札特在埃及)
「莫札特」和「埃及」有何關連?聽聽這張專輯的內容,你就會發現,莫札特不只是一個會開玩笑的音樂家而已。由兩位法籍音樂家Hughes de Courson及
Ahmed al Maghreby匯集了多位音樂家,將莫札特著名的器樂曲、歌劇段落,配上了非洲傳統打擊樂器、回教祝禱吟唱等極富民族特色的音樂,整張專輯不但跨界,更成了「民族大熔爐」,你可以在這張專輯中,聽到「後宮誘逃」與上埃及區的傳統民謠的融合;著名的「第40號交響曲」主旋律,竟與阿拉伯傳統民謠結合;所以當你聽到這張CD的最後一首曲子,莫札特安魂曲,與回教節慶時祈求和平的祝禱歌相連接時,不會覺得太意外。
這張1997年發行的專輯,在封面設計上也十分具有異國風味。2005年秋天,兩位製作人甚至製作了續集「Mozart in Egypt 2」,成為莫札特誕生250週年前的話題,也再度證明,創新的點子總是有市場價值的。

3. Rockquiem(搖滾安魂曲)–based on Mozart
這張專輯名稱實在取得簡單明瞭,讓人一眼就看穿葫蘆裡賣的藥,顧名思義就是改編自莫札特安魂曲的搖滾樂。
前輔大音樂系主任李振邦神父(1923-84)於民國58年,曾著文抨擊像這類熱門彌撒曲是「不倫不類,大有問題」,但隨著黑人社區風行的Gospel蔚為風尚,自成一格,現在宗教音樂加入流行樂元素比比皆是。
Rockquiem,是一張捷克土產的專輯,專輯的封面及內頁設計,就讓你來趟星際大戰之旅,事實上音樂本身就是如此,在進堂經的樂聲響起之前,就來個太空梭發射的音效,整張專輯基本上是在重金屬熱門樂團與傳統合唱團暨交響樂團中穿插呈現,具備了莫札特原安魂曲所有的章節段落及動機旋律,卻讓人感覺像在聽流行樂一樣,構想新穎,但音樂本身變化不大。

從這三張專輯當中可以看見,他們都有個共通點,說穿了,就是會「瞎掰」,例如「月光下的博斯普魯斯」,音樂本身平淡無奇,但加入了土耳其的歷史、地理背景,製作手法讓專輯起死回生;「莫札特在埃及」更明顯,幾乎每首曲子就是拿一部份莫札特的曲子,再跟一首回教音樂湊在一起,但巧妙的接合卻讓人有出其不意的快感;「搖滾安魂曲」如果聽不慣重金屬音樂的聽眾,可能會覺得吵,但標題的命名卻十分吸引消費者。三者都有一些音樂本身以外的致勝因素,音樂本身雖有缺憾,但不至於一文不值,在現今的唱片市場,他們的確是抓住了一些生存的方法,比起靠演奏精緻度苦幹實幹的純古典專輯,確實來得具優勢。

相較於唱片市場,接近飽和的表演市場光憑「苦幹實幹」是行不通的,這年頭的表演藝術界,若沒有企業及政府機關贊助,光靠門票可不只是度小月,大概只有喝西北風的份,以上這三張專輯的概念,似乎可以讓我們多多思考一番。

2006. 02.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