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莫札特,你的安魂曲吵了兩百年

北市交今年不例外,搭上了祝壽的列車,除了一系列交響音樂會與老莫離不開關係,還有年底的重頭戲,包括歌劇「魔笛」、「唐喬凡尼」,以及合唱經典「安魂曲」,也許是市交合唱團屆時將忙著歌劇演出,所以「安魂曲」的合唱部分找上了台北愛樂合唱團(希望這不是機密!!)。縱使台北愛樂大大小小每年三四十場演出,唱過無數經典曲目,但成立三十多年來卻從未有機會完整演出莫札特安魂曲,這次與市交合作,更是數十年前與陳秋盛不歡而散之後,首次重逢,只不過市交的總監已經換成匈牙利籍的李恪悌。所以即使演出時間是年底,合唱團開春以後便開始排練,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關於莫札特安魂曲樂譜的版本問題,起因於老莫本人還沒寫完整首曲子便撒手人寰,致使這首曲子紛紛擾擾兩百多年都還沒吵完。當時的傳奇故事,到現在還是提高學生在音樂課學習興致的良藥。話說莫札特正在為歌劇「狄托王的仁慈」以及「魔笛」的演出做準備時,一個宛如地獄使者,全身穿得黑嬤嬤又高大的人狂敲莫札特家的門,請他寫一首安魂曲,莫札特終日熬夜寫曲、忙歌劇排練搞得昏天地暗,見到這個像黑武士的怪人,以為是地獄來的使者向他索命,有感於自己年限已到,更何況酬金不貲,便答應譜曲。事後被證實,這個黑衣怪客是Franz Georg Walsegg伯爵的僕人。這位伯爵有個怪癖,就是喜歡買別人的作品然後聲稱是自己做的,他找莫札特寫安魂曲是為了紀念過世的妻子。

1791年7月黑衣怪客第一次造訪後,莫札特沒多說什麼就答應了,但一直遲至10月份,歌劇工作告一段落,莫札特才開始寫安魂曲,很不幸地,11月底,莫札特已經病得無法起床(有學者認為仍待考證),在12月5日他過世以前,僅完成了合唱四部以及數字低音(管風琴或低音提琴)的絕大部分(以往是說莫札特寫到「哭泣之日」的前八小節,這是較為籠統的說法)。莫札特與世長辭後,他的遺孀康絲坦茲害怕因為曲子未寫完,作曲費不但拿不到,訂金都可能被追討回去,於是設法找人將安魂曲寫完,有關樂譜的版本問題,就從此開始。

以往的說法,也是很籠統的說法,莫札特未完成的安魂曲,是由其弟子Franz Xäver Süssmayr(1766-1803)寫完,但後來許多學者考證的結果,現今所存的莫札特安魂曲完整版本,與五個人有關係,分別是:

Johann Georg Albrechtsberger(1736-1809):Albrechtsberger是莫札特死後第一個與康絲坦茲接觸,表示要完成曲子的人,但後來Albrechtsberger受不了龐大的寫作壓力,且寫作風格與莫札特相差太大,而拒絕將曲子寫完。

Franz Jakob Freystädtler(1761-1841):較莫札特年輕五歲,是老莫的大弟子。Albrechtsberger將莫札特的手稿退還給康絲坦茲後,康絲坦茲便求助於這位大弟子。據1990年代初期的研究顯示,莫札特死後五天,也就是1791年12月10日,有一場追思會在聖米伽教堂(St Michael’s Church)舉行,追思對象就是莫札特,報告中證實,莫札特的安魂曲曾在追思會上演出,但這首未完成的曲子到底是哪個部分被演出,則無從知曉。二十世紀音樂學者Leopold Nowak認為,Freystädtler完成了Kyrie(垂憐經)的管弦樂編制部分,而且用意就是為了這次的追思會。但追思會後,這位大弟子仍拒絕將曲子寫完,手稿再度回到康絲坦茲手上。

Joseph Leopold von Eybler(1765-1846):同樣是莫札特的學生之一,他於1791年12月21日寫給康絲坦茲的信中,答應在基督教大齋期(復活節前四十天),也就是翌年三月初完成安魂曲,但到了二月底,僅完成了Sequence(敘抒詠)開頭Dies irae(震怒之日),以及結束Lacrymosa(哭泣之日)的部分管弦樂編制,之後同樣向康絲坦茲表示,無法完成曲子。

Abbé Maximilian Stadler(1748-1833):原本康絲坦茲希望他監管Süssmayr的作曲進度,以便向贊助者有個交代。考證發現,Stadler自康絲坦茲那持有莫札特手稿的複製版本後,同時又再複製了一份,上頭增加了許多後人認為是他自行填上的管弦樂編制,在Süssmayr完成曲子之前,Stadler早在1800年,甚至是1792年,,便持有Offertorium(奉獻曲),包括Domine Jesu(主耶穌)及Hostias(犧牲)部分的管弦樂手稿,相較於Eybler直接在手稿上添加自己的創作,Stadler顯得較為謹慎。

Franz Xäver Süssmayr(1766-1803):也就是現在通稱將莫札特安魂曲寫完的人,同樣是莫札特的弟子,但有限的寫作技巧及能力,使得他不得不放棄莫札特遺留下的斷簡殘篇,最後完成的安魂曲,捨棄了原本莫札特曾寫下的Introitus(進堂詠)、Sequence(敘抒詠)等等部分旋律,包括可能在Lacrymosa(哭泣之日)最後一句「阿們」所使用的賦格。同時,Süssmayr也將Eybler的增加內容加以修改;
莫札特遺留的Agnus Dei(羔羊經)、Sanctus(聖哉經)、Benedictus(迎主曲)以及Osanna(歡呼經)賦格片段,Süssmayr參考以後將其延展成現今的版本,也因此,部分不認同Süssmayr的音樂家們認為,這些段落不具備莫札特原有的特質。

就是因為安魂曲手稿幾經多人之手,引發版本問題,後世在樂譜出版方面也可見到多種版本:

1. 1850年由J. Alfred Novello根據Süssmayr版所出版的Novello (Original)版

2. 1870年由William Thomas Best根據Süssmayr版所出版的Novello (Revised)版

3. 1877年根據Süssmayr版由Breitkopf und Härtel出版,鼎鼎大名的布拉姆司修訂的「Alte Mozart Ausgabe」(舊莫札特全集)。

4. 1960年代同樣根據Süssmayr版由Bärenreiter-Verlag出版,Leopold Nowak修訂的「Neue Mozart Ausgabe」(新莫札特全集)。

5. 1998年美國Dover出版社將Breitkopf und Härtel的版本重印。

6. 其他近幾年的新版本如:
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Richard Maunder修訂,一個「去Süssmayr化」的版本。另外還有Franz Beyer, H.C. Robbins Landon, Robert D. Levin, Duncan Druce等人的新版本。

關於莫札特安魂曲的樂譜版本比較,澳洲墨爾本一位細心的合唱指揮、合唱歌手Philip Legge做了詳細的研究:
http://www.carringbush.net/~pml/music/mozart/requiem/

同時他也對安魂曲的創作過程、修訂過程,有詳細描述:
http://www.carringbush.net/~pml/music/mozart/requiem/mozart.html

今年二月底,他更將莫札特原始手稿,以及Süssmayr參考用的部分段落,做成數位檔,作為最「原始」的參考依據,在此我們可以看到莫札特手稿與現今通用版本的多處不同,包括合唱上三聲部是使用C譜表(非現今的G譜表)、Tuba mirum(號角響起)獨唱部分莫札特是接連著寫在同一行上……等等:
http://www.cpdl.org/wiki/images/f/fb/K626_Requiem_Urtext_PML.pdf

2006. 04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