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4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合唱劇場「兒時情景」

  孩提時的回憶總是令人回味無窮,無論是嬉笑怒罵、喜怒哀樂,愉快或不愉快,都是長大後不可或缺的回憶與經驗。舒曼在晚年時期,念念不忘要送給克拉拉的曲子,正是「兒時情景」(Kinderszenen Op.15)組曲的「夢幻曲」。兒時回憶可以讓人勾起最甜美的感動,熟悉的音樂則讓人最輕易接近童年回憶。

  冉天豪的「兒時情景」,雖非原創,但起幕與結束時的合唱「往事難忘」,帶進劇情的主軸;男中音緩緩唱出「靜夜星空」的主題:「一陣大雨剛剛下過,從那寂靜的天空…」;女高音仿童聲般地唱出「泥娃娃」……彷彿將時空瞬間拉回孩童時的天真與無邊幻想。

  除了首席男高音穆福淳於音樂劇的渾厚嗓音、兩位女高音獨唱林姿吟、鍾筱丹的精湛演出,就音樂本身來說,整場音樂會具有一定的水準。年輕導演謝淑靖及編劇武亦男,藉由平凡的故事,將每個人心中都有的童年回憶搬上國家音樂廳舞台,兩位穿著國小制服的合唱團員充當演員,拿著水槍木劍穿梭於舞台各處,調皮搗蛋的跑跳帶動視覺流動感;由台北愛樂合唱團團員所飾演,青梅竹馬卻多年不見的兩位家長,適時切入以平衡多重焦點的視覺舞台,讓觀眾眼睛稍微休息,並將重點拉回音樂上;合唱團員搭配簡單而零星的動作,打破傳統且僵硬的演出型式。整個舞台試圖營造出「合唱劇場」的多元化與臨場感,成為整場音樂會的精華。

  在大型舞台上搞合唱劇場,台北愛樂並非第一次,2000年台北愛樂首演許雅民結合傳統戲曲和現代和聲的「六月雪」,曾讓國內合唱愛好者對合唱團演出型式感到耳目一新,同樣節目後來搬到新加坡「亞太合唱音樂節」以及馬來西亞巡迴演出,令國際人士對台灣合唱音樂的現況徹底改觀。其實在1992年,新古典舞團與台北愛樂合唱團、台北市交合作的舞劇「布蘭詩歌」(Carmina Burana),約略可歸為國內「合唱劇場」濫觴,當時還引起表演藝術界一股騷動;卡爾‧奧夫的布蘭詩歌當初在設計時,本來就是給舞蹈、合唱、獨唱、樂團所演出的劇場藝術!

  隨著科技和審美觀的改變,「合唱劇場」在國外已行之有年,以古典音樂為傲的德奧系國家同樣拜「布蘭詩歌」之賜,改編過的劇場型式不計其數;在注重文化創意產業的英國,創新劇場型式大行其道,英國人不再死守莎士比亞劇本中的文言對白,在推廣莎士比亞文學之餘,新的劇場型式應運而生。代表古典權威殿堂的科芬園皇家歌劇院,曾將史特拉汶斯基的舞劇「婚禮」(Les Noces)由皇家芭蕾舞團演出並發行DVD,當中不可或缺的合唱及獨唱部分雖然躲在樂池,但介於現代舞及芭蕾舞間的新編舞蹈,顯示藝術家們正在努力一項新的嘗試:讓表演藝術更有看頭!

  在美國,成立於1996年的表演團體「合唱計畫」(The Choral Project)更是以致力於合唱劇場的推廣為目的,旨在演出一種涉入(involving)燈光、舞台、劇本元素、視覺媒體(如照片、影像或動畫)、音效(Audio effects)、人聲文學(Vocal literature)的綜合藝術。與傳統歌劇之不同,在於合唱比例的多寡,甚至可以說:合唱才是主角!

  國內的合唱團受限於經費與本身音樂能力之不足,縱使業餘及社區合唱團發展興盛,但能登大雅之堂則寥寥可數;在大學校園間十分流行的人聲重唱樂團,在面對財務的壓力之下,有多少能像神秘失控(Semiscon)這般汲汲營營,勉強存活?連數年前人氣最旺的T42 Singers現在也人事全非,銷聲匿跡。即便如台北愛樂這般國內最具規模的合唱組織,在杜黑老師的一句話:「會唱歌的人不會演戲。」道盡合唱劇場發展的困難點。

  以合唱為主業,樂團、音樂教室和劇場為副業的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面對現代速食主義當道的觀眾結構,早已向商業化靠攏,從「燦爛人聲」系列以降,摒棄以往傳統的合唱演出曲目與型式,試圖在不景氣且小眾的合唱市場中殺出重圍,我們可以感受到這股試圖轉變的無形壓力,自然每次的演出總是兩極化反應。對於台北愛樂捨棄巴哈、貝多芬等精緻藝術,投向群星會、民歌、甚至兒歌的「綜藝化」舉動,部分合唱音樂的忠實擁護者感到不以為然,且為數不少。台北愛樂冒著失去固定聽眾的風險,試著找尋另一族群的票源,身為大老闆的藝術總監杜黑老師,縱使有這個權力,卻也下了很大的賭注。

  合唱團在台灣既然要求新求變,新興的「合唱劇場」雖非萬靈丹,但至少能成為努力的目標,以滿足速食主義的觀眾,並無不妥。而這種多元且技術層面相較於傳統音樂會複雜的劇場型式,自然有相當程度的進步空間。冉天豪的編曲仍維持其個人一貫樸實且優美的風格,和聲運用簡單不刁鑽,但突如其來的舊作「紅龜粿」穿插其中則顯得突兀;在舞台上合唱團員賣力的扮演著國小學童,樣版式地耍耍刀槍,又得兼顧唱歌,效果和演技當然不若專業演員來得好,「會唱歌的人不會演戲」果真一語成讖?但當我們聽到結尾「往事難忘」的旋律,黃昏放學時的夕陽打在大型布幕上,男孩和女孩牽著小手代表童稚最清純的淡淡情誼,那種感動和回憶又湧上心頭。熱淚盈框之餘理性想想,如果拿掉燈光、舞台動作、劇本劇情等劇場元素,只留下合唱團、鋼琴、指揮、一般場燈,說難聽點,「兒時情景」組曲,豈不只是數十首兒歌的拼湊罷了?

  劇場藝術本來就是整個劇場團隊的努力結晶,把成功歸功於導演和編劇,或將缺點歸咎於音樂的良窳,是過於偏頗且不理性的。「兒時情景」的演出,代表著合唱劇場的發展雛形,也是一個開始。

本文同步刊載於「來去音樂網」音樂專欄
2006. 12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