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4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帶點惋惜的馬勒第三

近幾年,NSO一直在簡介中強調,樂團的演奏已達國際水準,的確,最近幾年從節目的包裝、演出內容,在在可以看見NSO的努力逐漸引起樂迷的廣大迴響,也闖出了不小的名號。儘管NSO這幾年已經有長足的進步,但水準仍然令樂迷打問號的原因,不是樂團的音色、音準,或是整體的和諧度。我想絕大部分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合奏沒問題,可是一旦碰上獨奏樂段,就原形畢露。

馬勒第三號交響曲最困難的獨奏部分莫過於第三樂章郵號在後台的SOLO片段,NSO小號手宇新樂如走鋼索般地吹出悠揚的號角聲,讓人捏把冷汗,事實上這三段多的郵號獨奏的確不容易,所以也不能太苛責,但許多高音前的音階,都有音準問題,這從開季的馬勒第五就曾出現過,值得深思檢討。

哪個樂團不出槌?2000年已故指揮家辛諾波里率領德勒斯登交響樂團來台演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時,法國號毫不留情地在第三樂章的爬升音階上扭了一下,辛諾波里頓時和法國號群大眼瞪小眼;數年前費城交響樂團在艾森巴哈的率領下做了一趟亞洲巡迴(途中也經過台灣),到東京演出馬勒第五號時,小號在第一樂章也放了砲,艾森巴哈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地繼續下去。無獨有偶,阿巴多2009年與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演出馬勒第一號時(同場音樂會還有中國籍鋼琴家王羽佳演出普羅可菲夫第三號鋼協),法國號同樣在第一樂章一開頭就出槌,不過這個小錯誤後來在發行的DVD中被修剪掉,只有觀看現場實況錄影(目前在網路上應該還在流竄)的樂迷「有幸」目睹。

當晚另一個為人詬病的是合唱部分,似乎與樂團脫鉤走在另一個空間上,速度拍子跟樂團、指揮不在一起,童聲過白不健康,女聲合唱也沒有層次感可言,是一敗筆。

郵號出槌的高音的確令人不太舒服,合唱團不時地搶、拉拍子,但去除這些有問題的段落,樂團整體的表現仍然可謂水準之上。呂紹嘉的速度不疾不徐,非常舒服,女低音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樂段營造出非常深沉的氣氛,樂團對於強弱對比的控制也非常好,很忠實地呈現晚期浪漫派的寫作風格。

儘管NSO這個樂季的節目在馬勒第三「有些可惜」的感覺下結束,但不可否認,這個NSO vs 呂紹嘉的第一個樂季,仍然有許多充滿感動與喝采的片段,期待下個樂季有更精彩的表現,才不辜負樂迷的期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