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首演之夜問題多-歌劇「拉美默爾的露琪亞」

Maria Callas的確為Lucia一角樹立了典範,也成了經典,所以後繼很少有人能超越,Joan Sutherland則是少數能夠駕馭Lucia一角,且自成一格的女高音。當我們在影音資料中回味這兩位女高音的精湛演出時,那種流露於歌聲中的情感與戲劇張力,其實是很「血淋淋」、很「肉慾」的。演唱的女高音無不以征服那極盡不人道的華彩樂段為成就,大多數的聽者亦只是想親耳聽聽那幾乎達到人聲極限的花腔表現。所以,聽眾常常都忽略了台上其他聲樂家如何詮釋那自私自利的Enrico、那被愛沖昏頭,說難聽點...只用下半身思考的Edgardo,還有那亦正亦邪,似為旁觀者的牧師Raimondo(其實這是極具挑戰性的男低音角色)。
 
很高興這齣受歡迎的劇碼終於在台灣上演,且並非由公部門直接製作。雖然TSO、NSO近幾年來持續製作水準之上的歌劇演出,也讓歌劇迷一飽耳福,但Lucia一劇似乎得不到公部門關愛。所以此劇的首演竟由「私人機構」搶了頭彩,也就是曾道雄教授率領的台北歌劇劇場。缺乏了公部門的奧援,整齣劇相形之下見拙,儘管紕漏百出,卻也得來不易。
 
首演之夜問題多,身兼指揮的曾教授可能沒想到,沒人幫他把第一幕的總譜先放在指揮台上,所以當他敬完禮準備開始揮灑指揮棒時,第一幕的總譜還在後台,只好下台去拿總譜,也只好讓一千多名觀眾再等個兩分鐘。
 
更料想不到的是,第一幕Enrico竟然來不及出場亮相!這離譜的烏龍竟然發生在巫白玉璽老師的身上,逼得楊磊和羅俊穎尷尬地對看,最後楊磊只好把接場的那句「Tu sei turbato?」再唱一次…真是個天大的烏龍!如此不專業的情節竟然會發生在售票的歌劇演出中,無論Enrico的「遲到」原因為何,顯見後方的舞台人員分工有大問題,從助導、舞監到梳化都可能有過失。
 
回歸到音樂本身,令人慶幸的是,女主角Lucia的表現算是及格了,聲音的控制十分良好,總使兩首詠嘆調的華彩樂段有點隔靴搔癢,僅點到為止,卻也順利達成任務。巫白玉璽的Enrico撇開出場的失誤,從頭到尾是最具戲劇張力的演出者。至於飾演Edgardo的上海歌手李建林,音量大是其優點,但空有大嗓門卻毫無聲音內涵,更別提僵硬的肢體,根本沒有演技可言,與Enrico及Lucia對戲時更顯拙劣,是一缺憾。至於飾演Alisa的林麗瑛,過度的抖音讓音高都不見了,樂團一合奏,完全聽不到聲音,就像是在演默劇。飾演Normanno的楊磊則是長久以來的問題,聲音穿透力不足,同樣有音量上的限制。許久未見的方偉臣飾演短命的Arturo,一首短歌來得提心吊膽,驚險中安然度過。較值得一提的是飾演牧師Raimondo的羅俊穎,則充分發揮了低音的功力,真是士別三日。
 
合唱團表現可說是「任務達成」,雖沒有太出色的演技,但至少音樂性佳,可謂「稱職的綠葉」。至於「Pick up」樂團,列子中不乏「教師級」專業演奏家,但整體和諧度並不佳,樂句十分生硬,音量有時也失控。指揮只是把樂團各聲部湊在一塊,層次感沒有顯露出來,左手多餘的動作亦造成拍子的不穩,有拖拍的情形,看慣簡文彬、呂紹嘉等人的指揮法,說難聽點,曾教授的指揮稱不上專業。
 
歌劇的演出,誰都不能否認,燈光、舞台、佈景、服裝、樂團、演員、歌者、道具、化妝缺一不可,是團隊運作的集體展現,任誰都不可能一手包辦,曾教授也不是神,扮演的是製作、統籌,頂多是導演,不應該是指揮,或是大小事兼辦的校長兼敲鐘的工友。
 
固然整個製作令人感覺曾教授大小事都管,連中文翻譯字幕也出自其手,但過於文言文且簡短的翻譯,顯得閱讀困難,格格不入,讓字幕從配角變主角,舞台表演從主角變配角,則是小小遺憾。字幕製作的疏漏,從頭到尾讓國字的「一」被注音文的「ㄧ」取代,這大概是校長兼敲鐘的曾教授所料想不到的吧…
 
最令人難以忍受的,節目單內近乎偶像化地不斷提到曾教授,處處都有曾教授的影子在。例如每位演出者的簡介,最後總是要和曾教授扯上關係,強調曾在曾教授的某某製作或指揮中曾擔任某某角色,如此無厘頭地修改個人簡介既無聊又畫蛇添足。
 
再來,封底的「歌劇生涯四十年感言」也是莫名其妙。曾教授雖滔滔不絕地發表多年製作歌劇的感想,縱使言之有物,社論般的調調卻不知與本劇何干。倒數第二段說兩廳院「每期的企業家董事,至少也要以一億元的贊助底價起跳,來爭取這個兩廳院董事的榮銜。」則是有點可笑且固執的論調,到底這「一億元」是以何為基準?為何是一億元,不是兩億、三億,或五千萬?曾教授又何德何能,關心起兩廳院董事會的組織與人事,曾教授做為藝術工作者,縱使多年的藝文界打滾,牢騷滿腹,箇中滋味也只有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確實有權發表意見,對象可以是網站、報章、電子媒體,不應是買票來看「拉朗默爾的露琪亞」且熱心花新台幣100元買一本36頁節目單的觀眾。
 
說到節目單,翻開第一頁,節錄自兩廳院「表演藝術雜誌」12月號的一篇專文,從頭到尾盡是充滿宣傳性字眼的介紹性文章,毫無深度可言,真不知為何要放進節目單裡頭。就如同演出前的DM文宣,過度地強調本劇「瘋狂場景」在電影「第五元素」中出現,以此為宣傳噱頭,其實電影只節錄了瘋狂場景的前三十五小節,充其量只能算是前面的宣敘調,電影中後面接下去較令人印象深刻,驚奇的花腔樂曲其實是電影配樂者Eric Serra以電子音樂製成,跟本劇無關。
 
整本節目單亦僅僅簡單介紹作曲家、劇情大要、演出者介紹、舞台及服裝設計等基本內容,缺乏對於本劇的歷史性、音樂性或角色刻劃的專文,顯得有些失色。與其花大篇幅節錄廣告性質的宣傳文章,到不如做點功課介紹「瘋狂場景」的由來和歷史背景、美聲歌劇的結構,或是小說原著的人物性格差異等等。若不是全彩印刷,以其單薄的頁數,單價是高了些。
 
節目單的設計編排看似小事,但內容足以影響購買者對整個製作的觀感。與其置入一堆行銷性的字眼與文章,甚至當作是寫社論發牢騷的管道,到不如回歸音樂本身,讓節目單變成音樂的導聆,讓觀眾在找到座位後,能夠靜下心來,用準備妥當的心情欣賞節目內容,讓聽眾更迅速、更容易進入音樂的世界。讓音樂本身說話,就是最好的演出,再多的論調,亦只是畫蛇添足。
 
「歌劇是綜合的藝術」,凡是懂得音樂欣賞的人,必定不會否認這句話,多人的分工、團結,才有舞台上的完美演出,單靠曾教授一人力量是不夠的,「拉美默爾的露琪亞」在台首演,瑕疵中帶點欣慰,台灣終於又多首演了一齣歌劇!看我們這些歌劇迷的心願,多麼卑微啊!至於曾教授「歌劇生涯四十年」提到的永續經營、循環劇目種種,短期內,在現實環境仍未改變的情形下,充其量只是個遙遠的夢想罷了!
 
2010, Jan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