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3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加坡的五種印象(1)-水藍與新加坡交響樂團

「水藍+新加坡交響樂團」並不是一個新奇的組合,成立三十年的SSO,至今也只有兩任音樂總監,水藍從1997年至今,是第二任,也是SSO成功擠身國際著名樂團的重要推手,這位來自中國蘇州,有著娃娃臉的音樂總監,他的「SSO經驗」也讓他成為國際知名的指揮家。與NSO相比,SSO多很多企業贊助者,也沒有什麼音樂總監懸缺的困擾,固定在維多利亞劇院排練,穩定中發展良好。
自從濱海藝術中心落成啟用起,在這「大榴槤」內演奏樂季的音樂會,對水藍和SSO來說,是十分routine的事,但對一個來自台灣的觀光客說,倒是一個新奇的體驗,在音樂廳外,我是到處拍照的觀光客;在音樂廳內,我盡力當好一位聽眾。今年SSO安排的樂季與樂聖貝多芬有關,我選了一場(那個星期也只有那一場)例行的樂季音樂會,坐在音樂廳的三樓,折合台幣約四百多元,票價與NSO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價位差不多,但越早買票折扣越大,不像NSO還要搭配什麼套票之類的。當晚舒曼及貝多芬的經典曲目,不具太大吸引力,但入場率似乎已經超過八成,看來水藍和SSO還是很有魅力。

來自阿根廷的客席鋼琴家Nelson Goerner有著靈活的指法,演奏舒曼的鋼琴協奏曲是游刃有餘。令人意外的小插曲在第一樂章演奏完畢後,Goerner向水藍反應鋼琴的鍵盤有問題,為此水藍和Goerner又回到後台商量對策,音樂會也因此中斷,整個樂團團員和聽眾就面對面地傻等了許久,有趣的是,第一小提琴助理首席在鋼琴前面東摸西摸,竟然就把鍵盤修好了,觀眾還報以熱烈掌聲,音樂會也得以繼續進行。這段插曲讓我想起近十年前,北市交與陳瑞斌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奏拉赫瑪尼諾夫協奏曲時鋼琴發生斷弦的情況。同樣的情形是,兩位鋼琴家都沒有被意外影響演出內容,陳瑞斌那次的系列音樂會也造就了他在台灣的高人氣。
Goerner的舒曼不疾不徐,華麗的樂段仍然可以從容不迫,展現大將之風,樂團雖然很客氣地當個陪襯的綠葉,但第二樂章的弦樂則是出奇地優美,讓人不得不佩服舒曼在器樂編排上的巧妙。

水藍的指揮功力在下半場的英雄交響曲發揮得淋漓盡致,第一樂章尤其來得聚焦眾人目光,清楚俐落的指揮手法,再搭上與樂團之間絕佳的默契,讓整首交響曲不僅超脫了古典樂派的規範,又不至濫情,十分細膩地演奏完這部經典。樂團部分,雖然在音樂會中聽不出較為突出的聲部,但整體的和諧感大致上都不錯。「大榴槤」殘響適中,不像台北國家音樂廳來得長,聲音可以清楚地達到音樂廳的每個角落,又不致被回音掩蓋,筆者坐在三樓,仍可亦清楚地聽見各聲部的音色,對交響樂團來說,這種「原音重現」的音樂廳正可以忠實地表達音色及指揮的概念。

整體來說,今晚的表現尚稱良好,雖是衝著水藍與SSO的名氣而來,但也是抱著「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心態來聆賞,不只是聽音樂,也是來看看這座造型奇特的濱海藝術中心,以這般價位,比起新加坡一些觀光設施的消費,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2009. Jan. 新加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