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3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歌劇「蘇珊娜的秘密」、「強尼‧史基基」

很顯然,歌劇演出在台灣多半是賠錢貨,若沒有公部門(例如北市交或NSO)一年砸個百來萬,轟轟烈烈地搞一齣歌劇,然後這筆預算就像是燒王船般地在短短兩三天內的四場演出燒個精光,稍微填飽歌劇迷們欣賞現場的慾望,同時提供一些「臨時工」給聲樂家們賺外快的機會……可能台灣人還不知道現場演出歌劇到底是啥模樣。


歌劇在台灣遇到的瓶頸,並非缺乏聽眾,而是製作班底以何種角度來呈現、包裝和宣傳這個演出。就算是舊的製作,只要有新思維,透過適切的包裝,一樣可以成為賣座的表演藝術。而好的演出不是以賣座來衡量,而是在觀眾走出劇場後,是否可能主動出現反思、討論聲浪等等動作,進而影響下一次的演出。


敘述有點說教,但說得白話點,這幾年來的歌劇演出,能真正引起討論的實在不多,這也是歌劇表演一直在台灣原地踏步的主因。


北市交今年的歌劇「蘇珊娜的秘密」、「強尼‧史基基」則是「舊瓶裝舊酒」的奇怪製作,除了很牽強的理由:「向一百五十歲的浦契尼致上生日祝福」實在找不出任何原因要安排此劇的演出;而冷門的義大利獨幕劇「蘇珊娜的秘密」感覺除了湊足時間外,不知所以然,劇本間接提倡吸煙的劇情,更與現在的主流觀念大相逕庭。


看了半天,這兩齣劇共同的元素,就是較為寫實主義的劇本,以及劇本當中的喜劇成分,當然,外行人看熱鬧,過程中的嘻嘻哈哈足以讓人度過輕鬆的下午;內行人看門道,婚姻關係和但丁所闡釋的因果報應才是劇本所想宣教的內容。


問題是,身為購票觀眾的一份子,在觀眾席坐了一下午,我得到了什麼?


這個詰問一直到當天演出結束,走出社教館,我仍找不到答案。


撇開惱人的問題,回歸演出本身。兩齣劇無疑地是讓巫白玉璽獨挑大樑,當然巫白玉璽老師的演唱功力已經不需要以此來證明,他也是所有演唱者中唯一聲音中有戲,更具備演技的一位演出者,只是近年來台灣只要自製歌劇演出,幾乎都有巫白玉璽的身影,曝光度太高亦使得新鮮度降低(畢竟演歌劇並不是演偶像劇!!)。


林惠珍老師則是受限於音樂本身沒有太多表現之處,讓其演出大打折扣,這也是筆者十分質疑為何要挑選「蘇」劇的一大主因,筆者甚至覺得,林老師如果能和「強」劇的女高音羅明芳交換,整出製作的水準應該可以拉高不少。同樣地,男低音廖聰文和女中音陳珮琪老師亦是受限於音樂的遺珠。


至於有幸演唱那首芭樂歌「我親愛的父親!」的女高音羅明芳,實在無法掌握高聲區的音域,嗓音超過實際年齡,像是被風吹壞的傘,有點唱壞的跡象,小心為妙!而把詠歎調「翡冷翠像棵枝葉扶疏的大樹」中的兩個高音B降低四度的男高音楊磊,混濁的音色和不太寬敞的音域,則令人質疑指揮的選角能力(或權力)!


在服裝方面,不知是設計者刻意或無意識的結果,「強」劇的所有演出者都因服裝的關係,使得身材顯得較為矮胖,所以這使得飾演Betto,原本就並不高的羅俊潁在舞台上吃了大虧,變得更矮了。舞台設計和布景方面,那個讓管家一直搞不定的衣架,是搶走焦點的一大敗筆!寫實而平庸的舞台則沒有太多可述之處。


以嚴苛的角度來批評演出,是筆者認為,購票入場的觀眾理應得到適當的回饋,如果歌劇演出只是導演導得爽,演員唱得High,自己關起門來演就好了,差別在於,「我是花錢買票的觀眾!」整個製作班底所存的心態應該要做調整。導演推廣非主流歌劇的理念可以堅持,問題是,主流歌劇的演出在台灣都已經岌岌可危,導因於製作及包裝的不成熟,每年的製作和演出班底演完就解散,經驗無法繼承,以致水準原地打轉,更遑論推廣其他非主流歌劇了。


發發牢騷,亦是求好心切。製作者與觀眾的主從角色,本來就是劇場當中十分微妙而危險的張力,不僅是劇場人要學習,音樂人更要設法揣摩,試著瞭解。


本文同步刊載於「來去音樂網
2008 Sep. 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