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青韵合唱團三十五週年音樂會

青韵成立三十五週年,既然是重要的日子,一點點的干擾可以被原諒,慶賀與團圓才是音樂會的主軸,也因此可以聆聽到在台灣不常被演出的「詩篇交響曲」,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了。

史特拉汶斯基的「詩篇交響曲」(Symphony of Psalms)在台之所以少被演出,是囿於樂曲編制問題,對交響樂團來說,奇怪的樂團編制造成一般樂團不太樂意演出此曲(有誰會想把整個小提琴部砍掉?),對合唱團來說,不和諧音層及富節奏感的節拍是考驗團員的困難課題,即便這首曲子是史特拉汶斯基中期作品,但已屬新古典樂派末期作品,序列主義的思想在作曲家的腦中可能還是產生了些許影響,我們在第二樂章的賦格及摹進樂段可以聽出端倪。就算是克服了種種排練上的困難,聽眾喜不喜歡這種「現代音樂」,又是另一個問題。很幸運地,青韵先克服了排練上的問題,槍手樂團的表現尚可,指揮戴怡音老師在速度的掌握上顯得較為失控,無法同時兼顧樂團及合唱團,速度並非穩定。整首曲子下來只能說是「希哩呼嚕」唱完了,沒什麼太嚴重的問題,至於什麼樂曲詮釋、意境內涵,又言之過早。所以戴老師指完這首曲子即使是滿頭大汗,我也依然滿心空虛,稍微失落。

國人創作「一種年輕的雀躍自遠方奔來」歌詞擁有絕佳的意境,但作曲者的創作意圖在曲中並未清楚顯現,聽眾只是木然聽到一堆和聲、奇怪的節奏;「故事」情況稍微好些,合唱團的氣氛已經帶到。但兩首委託創作還不如音樂會尾聲的「成長」來得優秀、切合主題。「讚美歌唱」唱壞了,不予評論。金希文老師的「成長」則為音樂會劃下溫暖的句點。

J. Rutter的「生日牧歌」(Birthday Madrigals)是「老調新創」,以低音提琴、鋼琴伴奏,以及無伴奏合唱相互間隔的五首歌,有趣的動作固然是增加一些趣味,但還是稍嫌過多,而且已經影響合唱團的聲音。

類似這種慶賀意味濃厚的「Gala」音樂會,在國內外行之多年,重點在於重新團聚、多面呈現、經典曲目等等的呈現。至於演出水準,往往不是欣賞的重點,水準很好,是聽眾耳福;水準不佳,在那種氛圍下,是可以被原諒的。就這點來說,今晚的音樂會已經達成基本的標準。「草莓團」的四首小品,反而相對成為音樂會十分成功的部份。「草莓團」這部分的演出比重,在音樂會中恰到好處,過多,則油油膩膩,了無生趣;但如果抽出,音樂會將失色不少。然而,若是單獨開一場音樂會,又大可不必。即便四首曲子樂曲簡單、合唱團音色普通,但因為「氣氛」到了,而更能深入人心。

多年未聽青韵演出,聲音仍然同樣年輕,團員依然朝氣蓬勃。當音樂會在老少合體、四位指揮同台的An die Musik歌聲中結束後,我一個人走向音樂聽外的廣場,仔細想想,或許那種當年為合唱而廢寢忘食、再忙也要抽空參加排練、一群人蹺課為了音樂會之類的種種衝勁,才是凝聚這群人的向心力。即使音樂會有些許瑕疵,但如此指揮人才輩出、團員人數眾多的「校友合唱團」,全台灣又能有幾個?三十五週年Gala音樂會結束,曲罷人散,水準如何?賓主盡歡,大家都「爽」,也就別無他求了。

2008. Mar. 10 新竹‧本文同步刊載於「來去音樂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