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46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波哥雷里奇-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大師來訪怎能錯過?」這是我的想法,尤其是彈奏赫赫有名的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這個古典樂迷的必修曲目,晚期浪漫樂派的代表作之一,那流竄在音符之間,時而浪漫,時而唯美,時而憂鬱,時而激昂的琴音,無時無刻都讓人流連忘返,三日不絕。期待的琴聲在耳際不斷響起,即使僅是自己的想像,那個用音樂描寫畫面的拉赫瑪尼諾夫,還有掌鏡的波哥雷里奇…,就這樣不斷地在腦海中浮現。

NSO十分稱職地演奏完上半場的柴科夫斯基作品,包括「黑桃女王」序曲、義大利綺想曲,及「睡美人」芭蕾組曲,流暢且優美的音色在在呈現出NSO長久以來的進步,至少是對「發現柴科夫斯基」這個系列音樂會有個交代,誰都知道坐在觀眾席可能百分之八十是來聽下半場。

一開始的出場便吊足樂迷胃口,樂團硬生生在台上等了許久,波哥雷里奇徐徐走出,外帶翻譜小姐;關於看譜演出協奏曲,個人沒什麼太多意見,波哥雷里奇亦非第一人,只要不影響音樂即可。

琴槌敲下去了,前八個小節就讓人感到與眾不同,波哥雷里奇做了譜上沒有標記的強弱及速度,接著,弦樂很陰沈又很憂鬱地帶出第一個主題,龐大的主題結束後,鋼琴開始獨奏,這時,不一樣的波哥雷里奇又出現了,極為緩慢的鋼琴獨奏,甚至讓我開始質疑我的美學概念,那種近乎拆解音符及樂句的極慢速度,給人一種停止呼吸的壓迫感,心中不禁開始出現一堆問號,我試圖地鎮定下來,反問自己:「大師級人物這樣詮釋一定有他的道理,難道我對『拉二』的認知從頭到尾都錯了嗎?」樂團及指揮扮演了非常稱職的陪襯角色,並試圖將速度控制在我以往的認知範圍內,至少大部分留下錄音的名家們都是慣用這種速度…但一到鋼琴獨奏,波哥雷里奇又恢復了極慢版的速度,就這樣不停地循環,正常…極慢…正常…極慢…正常…直到三個樂章完全結束,那種速度像是一個大病初癒,但腦袋仍昏沈的病人,在音符裡聽不到完整的旋律。大師解析音符的功力一流,每顆豆芽都清楚呈現,原有的樂句卻被分解,甚至消失…

有人說波哥雷里奇是搞怪且邪惡的鋼琴家(波哥雷里奇名字是Ivo,念起來就像是英文的「邪惡」),作曲家的樂句在他的琴聲下簡直完全被重新改編,據說他兩年前來台的普羅高菲夫協奏曲就是大玩速度遊戲,看來這次又是如此,能不能被接受是見仁見智,聽眾被他牽著走卻是事實,儘管個人不太能接受他的詮釋法,但還是聽完了全場,當琴聲很有默契地與樂團同在第三樂章輝煌結束時,也像是被催眠般地奮力鼓掌,也許這就是他的獨特之處。

我只能說,波哥雷里奇的「拉二」,與我想像的差距挺大……


本文原刊登於「來去音樂網」
2007.10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