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

關於部落格
旅遊對我來說,就像是咖啡上的奶泡,千變萬化,卻又短暫易逝。
  • 263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uciano Pavarotti (1935-2007)

 “I think a life in music is a life beautifully spent and this is what I have devoted my life to.”

Luciano Pavarotti (1935-2007)

帕華洛帝並非我最喜歡的男高音。論發聲法,他沒有多明哥來的嚴謹完美;論感情,亦沒有卡列拉斯唱得刻苦銘心,法文歌咬字沒有Nicolai Gedda來得標準,德文歌曲敵不過Fritz Wunderlich,而且是他不敢嘗試的領域,嗓音的英雄氣質又不如Stefano及Corelli。他只是不斷地把聲音往外拋,以最流暢而舒適的方式來演唱,是「三大男高音」當中,音色最溫暖,最容易讓人接受的。他的嗓音帶有十分「鄉土」的風味,是天生的義大利民謠詮釋者,一開口便是濃濃的義大利風格。

我加入「男高音俱樂部」(註:指開始習唱男高音曲目)時,已是1994年以後,「三大」早就過了顛峰期,嗓音直線走下坡,「帕老」為最嚴重者,取消演出或對嘴時有耳聞,名字出現在娛樂新聞的次數不比在藝文版面少,連續數年舉辦Pavarotti and Friends演唱會,廣邀流行歌手舉辦慈善音樂會,固然是造福不少戰火下的難民,但談不上什麼藝術價值。但,無可厚非,「三大」的確讓我快速地認識了許多著名的男高音曲目,也使我的歌劇知識快速累積。總的來說,我也是「帕老」追求商業化與大眾化後,被他帶進古典音樂殿堂的數十億受惠者之一。說實在,如果他沒有在世足賽前唱那首「公主徹夜未眠」,我可能永遠不會瞭解浦契尼音樂的魅力何在。

老樂迷都知道,70年代才是帕華洛帝的黃金時期,他與卡拉揚於DECCA所錄的「波西米亞人」,當中的魯道夫至今仍是最佳人選,無人能出其右,其他美聲派歌劇作曲家,如Bellini、Rossini、Donizetti、Verdi等人之作品,就算並非第一首選,但在唱片市場中仍具一定份量。試想,誰不想聽聽他在「遊唱詩人」中唱那首Di quella pira(男高音通常會在這首曲子最後唱到Hi-C,而且拉長好幾個小節)?又有誰不想聽聽他在「聯隊之花」唱那首Pour mon âme?別忘了,他就是因這首曲子後面的連續九個Hi-C而被封為「高音C歌王」!

他的嗓音特質明顯,獨特且具有音樂性的歌聲,讓他成為義大利民謠的最佳代言人,在「三大」的合輯當中,不難分辨出他的聲音,然而,那些被冠上「第四大」、「接班人」……等等頭銜的後起之秀,固然擁有年輕、高亢的嗓音,但沒有任何一位,可以超越他的藝術性、獨特性。

帕華洛帝昨日在人生的舞台上永遠謝幕,代表二十世紀末的「三大」時代已進入尾聲,三人合作更成為絕響,往後要在歌劇院中再找到如此叱吒樂壇,知名度如此高的音樂巨星,恐怕還得再等上一百年吧。

Sep. 7. 2007 新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